设为首页收藏本站返回主站

二胡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二胡论坛 门户 学堂 二胡论文 查看内容

点击选择栏目:  胡琴知识 |技法技巧 |二胡论文 |曲目赏析 |选购保养 |二胡制作 |二胡教学 |

精神贵族张子锐

2016-5-28 20:31| 发布者: erhuart| 查看: 512| 评论: 0

摘要: 张子锐老先生目前借居在皮市街上一栋五层老式公房的底楼。之前,我对他是一无所知,我想,大部分苏州人也不会知道他,他就像是河流中的一滴水。而自从我在深秋的某一个黄昏时分踏进了他的家,和他有了一番交谈之后, ...

张子锐老先生目前借居在皮市街上一栋五层老式公房的底楼。之前,我对他是一无所知,我想,大部分苏州人也不会知道他,他就像是河流中的一滴水。而自从我在深秋的某一个黄昏时分踏进了他的家,和他有了一番交谈之后,我惊讶了。我惊讶于他的清贫和淡泊自守,而他,竟然是那样一个志向高远、成就卓著之人。

文联正着手进行老艺术家的资料拍摄工作,音乐家协会报来的名单是张子锐先生。上周五,音协驻会秘书长卞小贤陪着我去拜访张老先生,但是敲门没人应,打电话也没人接,心中不免担忧。这个周六我在家翻看手头关于他的资料,不过就是七八页复印纸,临近黄昏,我更加担忧不安起来,有了即刻去采访的冲动,于是打电话,有人接了,是张师母,我自报家门说明了情况,张师母说好的好的你过来好了。

皮市街就在我家很近,但还是骑了自行车赶过去,刚一敲门,里边就应声了,门开处,张师母笑容可掬地迎我进去,然后走进了房间。我站在进门处环顾,这是八十年代建造的公寓楼,和南面的一栋楼房几乎紧挨着,所以虽有院子却是没有一点阳光,深秋的天空下光线明亮,而这里却是暗极了,白天也必须开灯,狭小的饭厅,一张方桌一面挨墙,三面放了三把旧木靠背椅,一堆了一些房东家的旧家具,便不再有余地了。卧室里静悄悄,张师母走进去大声地说了声“来了”,一位老者便蹒跚着走出,笑呵呵向我伸出手来,这就是张子锐老先生了。老先生面容清癯,也许是很少见到阳光的缘故,显得很苍白。我问了好,试着说了几句话,可是老人指指自己的耳朵表示听不见,耳背得很厉害,无奈我拿出纸开始和他笔谈,师母就在一边帮着向我解释。

张子锐先生今年93高龄了,是一位音乐理论家,作曲家,乐器改革家。1918年出生于湖北荆门,1946年考入四川省立艺术专科学校学习和声、作曲、钢琴;1949年入南京国立音乐院,受教于杨荫浏、陈振铎、曹安和、江定仙等教授,从彭维明学习钢琴,从托诺夫学习低音提琴;解放后国立音乐学院与北平艺专音乐系等合并成立中央音乐学院。1955年张子锐中央音乐学院毕业,进入中央广播局民族乐团任作曲、配器。他最大的兴趣是民族乐器的改良。

张子锐耿直的秉性和不合时宜的对民族乐器的痴迷改良招来了嫉妒和排挤,1961年大精简的时候被排挤到苏州民族乐器厂。由于他的处境不好,有人就肆无忌惮地剽窃、盗用他的研究成果去发表和发布,我问道为何不去制止,张老先生却这样回答我:“我不想去制止,因为我若是去公开正名,对方势必就会退出,会放弃,我不愿意这样,我不去指责他,他就会继续研究下去,这是好事情。” 这是他的原话,真是让我震惊,这是何等宽广的胸怀,在今天看来就像是神话中的人物啊,我肃然起敬。

1967年,他看了革命样板戏《红灯记》后在日记里写下了一点想法,认为京剧中使用钢琴伴奏不合适。也就是这么一句话,并没有更多的议论。19684月,张老先生遭遇抄家,日记被造反派发现,这句话被认为是在反对革命旗手,随即张子锐被逮捕。开始定的是现行反革命罪,后调查发现解放的时候张家在农村还有七十亩农田,于是又改为历史反革命,在开明剧院公审被判处死刑。同时判死刑的有五位,死刑上报南京高院,最后核下来两人改为无期,张先生就是两人之一,而另外三人则被执行了枪决。所以今天张老先生连说了两次“自己的命是捡来的。”张夫人插言说“今天想想还是后怕。”监狱里蹲了12年,1979年平反出狱,张夫人接到通知可以去接人了,人在武进附近的一个监狱农场。有意思的是,第一次去的汽车在快到武进时撞上了一座桥栏,桥栏掉下河又压住了一条船,司机折返处理事故;第二次去接,汽车开到浒墅关又将一位行人的脚给压了,再次折返;第三次才顺利到达,将张子锐从劳改农场接回苏州,可谓一波三折。这个过程也暗合了张子锐一生多舛坎坷、饱受挫折的命运。

张子锐先生从《吕氏春秋·古乐》、《周礼·大司乐》等古籍中通晓了六雄六雌、六阳六阴、六律六吕等古代哲学和音律的关系,对中国音乐的发展史有着独到的见解,他说乐器、乐律、乐理、乐谱就像四根大柱,支撑起了中国音乐文化体系的宫殿,中国音乐要想和西方音乐一较长短,就必须先利其器,所以他很早就立志于对中国乐器的振兴和改革,他认为中国的传统音乐文化中蕴涵着深厚的中国阴阳哲学观,比如振动体的阳位和支持震动的阴位基座对立而统一才能合而成章,生发出美好的乐音;古琴艺术中定点律的实音(阴)与线型律的虚音(阳)的动静掺和等等,他说,在一定程度上,中国音乐要比西洋音乐丰富,他曾多次在各大音乐刊物上撰文阐述自己的观点及实践结果。他用自己的研究先后改革了七十余件乐器,其中最著名的可能要算张氏系列阮和取古琴天、地、人三声及六六乐理音位设置律吕的扬琴,还有大坠胡、系列马头琴,律吕音位系列抱笙和排笙等,解决了许多难题和不足,为中国民族音乐的发展及登上国际乐坛做出了不小的贡献。

有些人仅凭着一首歌或一支曲子便享尽了荣华富贵,可是张子锐的这些成就并没有给他带来物质财富,连一点点荣耀都转瞬即逝。生长于战乱年代,而各大运动的冲击是将这位正直、执着、有抱负的艺术家的一生切割得支离破碎的直接凶手,帮凶却是当时对待民族音乐的藐视,以及难以言喻的处世秘密——张夫人说,他除了没日没夜地泡在车间里或者走访民间音乐老艺人,哪里想得到要去谋取职称或者什么的啊。应该还有一些因素,是什么呢?这是多日来纠结在我心里的一个疑问。

在我们交谈的两个小时里,老先生始终是平静安详的,对于许多的人和事,对于自己的处境,没有牢骚,没有抱怨。我觉得,他的宽容并不是看透了世态人性后的一种超脱,而是他从来就没有注意过,计较过。这是一位专注于理想的人,他的精神世界已经足够强大和丰富,强大丰富到不再需要其他的鸡毛蒜皮。在这个杂沓的世界里,他显得是那么单纯,犹如孩童一般纯净,纯净得让人心里发疼。

他是真正的精神贵族。

张子锐先生和夫人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最新评论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二胡艺术网 ( 浙ICP备11022551号  

GMT+8, 2018-6-25 02:17 , Processed in 0.296885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