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二胡论文 > 正文

征服世界的二胡演奏家闵惠芬
2007-08-01 03:16:00   来源:   评论:0 点击:

 尽管不知有多少次陶醉在闵惠芬那悠扬的胡琴声中,然而当我亲耳聆听她和弟子吴红非同台为苏州大学生们演奏的《赛马》时,我还是吃惊不小,没想到这个早已被业余的人搞得只剩下热闹的小曲子,在她手中竟然是那么生动有趣,令人回味无穷。而她的一曲《二泉映月》更令全场为之震动。这位闻名海内外的二胡演奏家究竟走过了怎样
 尽管不知有多少次陶醉在闵惠芬那悠扬的胡琴声中,然而当我亲耳聆听她和弟子吴红非同台为苏州大学生们演奏的《赛马》时,我还是吃惊不小,没想到这个早已被业余的人搞得只剩下热闹的小曲子,在她手中竟然是那么生动有趣,令人回味无穷。而她的一曲《二泉映月》更令全场为之震动。这位闻名海内外的二胡演奏家究竟走过了怎样的一条艺术之路呢?

  1945年11月23日闵惠芬出生于江苏宜兴一个小山村。父亲闵季骞是著名二胡演奏家刘天华的再传弟子。在家庭的薰陶下,闵惠芬自幼酷爱音乐。8岁就开始随父学习二胡,同年在宜兴艺术师范学校举行音乐会中,闵惠芬第一次在舞台上演奏了她仅会的的四首乐曲。1956年,闵惠芬随父亲工作调动来到文化古都南京,进入南京市鼓楼区少年之家“红领巾艺术团”担任二胡独奏小演员,并任该团管弦乐队指挥。正是在这时期,在父亲和老师的指导下,她学会了二胡曲《田园春色》《八月桂花遍地开》京剧曲牌《八岔》以及传统乐曲《虞舜风曲》,后来又学会了《玉楼春晓》《翠湖春晓》和刘天华的一些乐曲。1958年,13岁的闵惠芬考入上海音乐学院附中专修二胡,师从于二胡教育家王乙和陆修棠。在两位名师的指导下,闵惠芬进步很快,五年以后,闵惠芬终于迎来了在她人生道路上具有重大意义的一场比赛。
  1963年的春天,正是江南草长飞,花放蝶忙的时节,第四届“上海之春”音乐会全国二胡比赛在上海音乐厅里举行。或许是前面已经听了27个选手的缘故,或许是由于没有发现特别令人满意的新人的缘故,台下的评委和听众看来些疲惫。
  “下面参赛的是第28号选手:闵惠芬,参赛曲目:《二泉映月》”主持人话音刚落,一位满脸稚气的小女孩在众人目光的注视下落落大方地走上了舞台,端坐在一把小椅上,稍微校正了一下琴弦,小手轻轻一扬,比赛大厅里便神奇般回旋起一阵悠扬的旋律,时而悲沧,时而激越……这不是病人痛苦的呻吟,这是一大批生活在旧社会知识分子找不到出路的愤懑情绪!闵惠芬那娴熟的动作、丰富的表情、那优美的音乐将民间艺术瞎子阿炳这首《二泉映月》演绎得十分动人。当一曲终了,在一阵短暂的沉默之后,场里顿时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这个小姑娘真是不简单,拉得太好了,真是太好了!”评委们那原本松驰的神经顿时兴奋起来了。二胡演奏家张韶事后也激动地对人说:“我真想马上冲到舞台把闵惠芬抱起来。”比赛结果,这次大赛中年龄最小的闵惠芬以无可争议的优势一举夺得第一名。这一年闵惠芬17岁。
  其实,闵惠芬收获的还不仅仅是第一名,这次参赛大大拓展了她的艺术视野。吴素华、王国潼等一批二胡名家演奏的《江河水》《三门峡畅想曲》等曲目使她不但知道了二胡的演奏还有诸如压揉一类的技巧,更使她懂得了二胡与其它兄弟艺术那血脉相连的关系。从此,闵惠芬不再局限于整天拉二胡了,为了拓展自已的艺术天空,他认真学习传统民间音乐、戏曲音乐、词曲、诗歌、文学、历史,在知识的宝库中摸索音乐的神韵的表达。并在此过程中逐步形成了热情而内含、动人而不媚、夸张而不狂、哀怨而不伤的演奏风格。在演奏中,她能抓住音乐要表达的意境,并运用起承转合这个大的节奏规律,把自已的感情同“气势”和“神韵”结合起来,通过音乐的节奏、音高、强弱及其在舞台上表演的神态去引起人们广泛想象,而这一切竟然是在一系列巧妙不间断的瞬间中自然完成的,充分体现了她那高超的二胡艺术造诣。随着时间的推移,闵惠芬也渐渐地成了“二胡”的代名词。
  1975年,闵惠芬接到一个特殊任务:为毛泽东主席录制一批京剧唱腔。用二胡来演奏京剧唱腔,既要展现京剧演唱的韵味,又要保持二胡自身的特点,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为了掌握京剧声腔的特性,闵惠芬奔波于京、沪两地,到处求教京剧名家,不但自己学唱,还仔细揣摩不同流派的区别,从中吸取营养为我所用。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她是一个京剧演员呢。经过刻苦的攻关,闵惠芬终于获得了成功,她用二胡录制的一批京剧唱腔,深得毛主席的喜爱。有一篇名为《毛泽东遗物故事》中曾这样写道:毛主席生前收藏着许多唱片和录音磁带,而在众多乐曲中,毛泽东更喜欢闵惠芬演奏的二胡曲,他生前特别喜欢听闵惠芬独奏的《逍遥津》、《斩黄袍》、《卧龙吊孝》、《连营寨》、《哭灵牌》等名曲。闵惠芬这一创新使传统二胡艺术显露出无限的生机,同时也大大拓展了她的艺术视野。此后,闵惠芬对用戏曲唱腔来拓宽二胡演奏的空间产生了浓厚兴趣。这些年来,她除首演了《江河水》、《长城随想》、《新婚别》、《夜深沉》等大量二胡乐曲外,一直没有放弃对“器乐演奏声腔化”的探索。她说:“我们民族的艺术一定要好好地继承,因为它是挖不完的宝石,‘声腔艺术器乐化’是我终生的命题。”现在,不管闵惠芬走到哪里,或是民歌,或是民间音乐,她都能拉得出当地的戏曲音乐。无论是西安的迷糊调、安徽的黄梅小调,还是浙江的越剧、上海的沪剧乃至广东红线女唱腔都能通过她手中的那把胡琴展现出独特动人的的魅力。

  每个艺术家都有自已的成名作,一般说来成名作也往往是这个作品艺术尖峰时刻。但这对闵惠芬来说却是个例外,她虽是以《二泉映月》获得大奖的,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她手中的《二泉映月》却是越拉越出色,越拉越动人。说来其中还蕴藏着一段段不为人知的故事呢。
  当年作为全国二胡比赛的必选曲目,16岁的闵惠芬由于没有旧社会的经历,也没有阿炳那个年代的那种感受,一开始总也不能把握好这个曲子的情感定位。一天,上海音乐学院院长贺绿汀听了闵惠芬演奏的《二泉映月》后说:“《二泉映月》描写的不是风花雪月,而是阿炳抒发自已对旧社会黑暗统治的愤懑和人生经历的一种辛酸,你要牢牢地把握住这一点……。”原来音乐可以讲到这样深刻的含义的。听了贺绿汀的一席话,闵惠芬心里一下子亮堂起来。从此,闵惠芬用自已的话来说,就用像达摩面壁一样的真诚来练这首名曲。而文革中一次偶然的经历又使她对这首曲子又有了非同一般的感受。
  文革开始后,上海音乐学院各种音乐几乎在一夜之间都沉寂了,大家都忙着搞运动,再也不练琴了。但闵惠芬却一直没有中断练习自已心爱的二胡艺术。一天,闵惠芬在路上碰到了声乐系的一个同学,那同学神秘兮兮地朝四周看了看,然后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纸包悄悄地对她说:“闵惠芬,有样东西我送给你,它对你很有用。这是瞎子阿炳本人演奏的唱片,你现在要是拿不到这张唱片,以后再也不会有了。”“阿炳的唱片?!”闵惠芬喜出望外地接过这份珍贵的礼物,心中对这位同学充满了感激。在以后的日子里,几乎每天她都要把它偷偷拿出来看一看,那时的她多么盼望能有一台唱机啊!终于有一天,闵惠芬在上海电影乐团排练时偶然发现了一个鸽子笼般的小唱片室。房间虽然很小,小得再也容纳不下第二张小凳,光线也很暗淡,但那台唱机却使闵惠芬不亚于来到一座金壁辉煌般的宫殿般地感到那么的光辉灿烂。从此,每到下午四点钟后,当排练的同学们随着下课铃声作鸟兽散时,闵惠芬便猫腰钻进了这间小小的唱片室,一遍遍地听着这首由阿炳亲自拉的曲子——那是从阿炳心里流淌出来的神韵,渐渐地她完全领会了瞎子阿炳彼时彼地的心境,半年以后,闵惠芬拉的二泉映月与阿炳如出一辙,达到了惟妙惟肖的地步。不仅如此,她还在阿炳创作的这首名曲中融进了自已的感觉,使这首名曲又因她而有了一种新的韵味。此时的她多么期望,有朝一日能在台上再次为听众演绎《二泉映月》,不仅是为了展示自已的演技,也是为了使更多的人了解阿炳这位艺路坎坷伟大的音乐家。
  这种机会在经过八年漫长的等待后终于来到了。1976年闵惠芬接到了在上海艺术剧院举行场进行演出的通知。八年了,整整八年没上舞台了,闵惠芬接到通知,心里感慨万千。在演出前一天,她特地来到艺术剧院试台。偌大的艺术剧场只有一盏灯亮着,显得孤寂而又幽静,闵惠芬时而端坐在椅子让那首拉了多少年的二泉映月的乐曲从胡弦上曰曰流出,时而起身在舞台上来回度步,沉思。不用说,她又一次在体验着阿炳这位落魄民间艺人内心那种路途遥遥何处是尽头,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的感受了。这一刻,她对阿炳的二泉映月又有了一种新的领悟。这种感悟使他在第二天正式演出中激情四溢,动人心魄。大家没想到,时隔八年,闵惠芬竟然把阿炳的这首曲子演绎得那么感人!
  其实,闵惠芬的二胡艺术并不只体现在一首《二泉映月》上,八年对许多艺术家来说或许是一个空度,然而对闵惠芬来说,却是一次艺术的升华。1977年,世界著名指挥家小泽征尔到中国访问,上海交响乐团专门为他安排了一台节目。闵惠芬这次表演的是《江河水》,在演奏中,她隐隐约约感到前面一个黑影渐渐地矮了下去。当一曲终了,一个男子猛地从凳子跳起绕过桌子冲到了她面前,激动万分哇啦啦地叫着,眼泪鼻涕弄得面目糊涂,见闵惠芬听不懂自已的话,这位男子急得使劲捶她的肩膀,搓她的头发。在场的人被这一幕惊呆了,因为这位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大名鼎鼎的世界著名指挥家小泽征尔!一旁的翻译告诉闵惠芬,这位大师说你的这首曲子拉出了人间的悲切,使人听起来痛彻肺腑!刚才你在拉这首曲子时,他一直在伏案恸哭!
  闵惠芬以自已的智慧和高超的演奏技艺不仅为二胡这支民间传统艺术小花在文革万花凋零的悲境中发出幽幽的清香。而且还使它走出了国门,香溢海外。她先后访问过十几个国家和地区,所到之处,人们无不为她那高超的演奏技艺而叹服。1973年,费城交响乐团指挥大师奥曼迪听了她的演奏后称她是“超天才的二胡演奏家”。波士顿交响乐团说她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弦乐演奏家之一”。许多国家领导人也为她的演奏而折服。1975年朝鲜金日成主席在听了她的演奏后说“你演奏的二胡把我迷住了”。1976年,苏丹尼迈里总统听了《江河水》后说:“中国人民的苦难和非洲人民的苦难是一致的”。

  文革结束后,祖国的传统民间艺术迎来了新的时代。而新的时代也为二胡这门传统的民间艺术注入了新的气势。1978年夏末,闵惠芬作为中国艺术团的成员出访美国,在联合国大厦的一个休息厅里,她仔细端详着那幅万里长城壁毯,尽管她曾不知多少次登上长城,然而在异国他乡,看到长城的图案,她却突然有了一种创作冲动:她要用音乐来歌颂、赞美这中华民族的象征。回国后,她立即给作曲家刘文金写了一封信,她在信中说:“现在我们处在艺术的黄金时代,如果能把我们的感受、我们的忧虑、我们的展望,我们奋斗精神化作音符,打入人们心中,激起爱国主义的热情,这才是最有意义的事情……我热切地希望你写出一个打动人们心弦的——首先打动我和你心弦的象征爱国主义的音乐主题。特别是你构思的二胡协奏曲《长城随想》第四乐章《遥望篇》激起了现代中国人的奋斗精神……”刘文金接到信后,立即与闵惠芬一起投入新的创作中。
  正当闵惠芬在艺术道路上不断攀登时,一场灾难正在悄悄地朝她袭来,1981年她不幸被诊断患上了癌症,但她并没有因此而放下自已心爱的二胡。萦绕在她心头的依然是她心爱的艺术。在她患病期间,江泽民、曾庆红等领导同志经常去看望她,并劝他好好养病。但闵惠芬却说:“我的一切奋斗和追求出自我的信念。为民族音乐事业奋斗是我生命的需要。民族音乐是世界艺术之瑰宝,值得我为之献身。离开了这点,我的生命就没有意义了。生命是短暂的,艺术是永恒的。我们这一代,应该留下无愧于我们生活时代的艺术。”正是凭着这种对艺术的执着追求,在病中闵惠芬依然创作不止。就在她病重时,她创作了二胡《音诗——心血》来表达她对人民、对亲人的深切恋和为发展民族音乐事业的执着追求。1982年5月,在“上海之春”音乐会上,闵惠芬首次演奏了她与刘文金合作的二胡协奏曲《长城随想》取得了巨大轰动。1985年她到重庆治病,嘉陵江畔那雄厚的川江号子给她留下了深刻印象。她说:“我耳边每天都萦绕着豪迈的川江号子,后来我就产生一个愿望,把充满豪情的川江号子用二胡演奏出来。”于是,她与成都作曲家杨宝智合作完成了二胡协奏曲《川江》。
  正是凭着对艺术的热爱和顽强的毅力,闵惠芬在经过六次手术,15个疗程的化疗后终于恢复了健康。而经过这场人生磨难的她对生活更加珍惜,并象年轻人一样投入新的战斗。大病初愈的第一年,她就给时任上海市长的江泽民写了一封信,希望能为家乡父老演出。江泽民对此很是重视,一天当闵惠芬在交响乐团排练二胡协奏曲时,江泽民突然出现在她眼前,令她激动不已。江泽民亲切地握着她的手说:“你身体这么结实,完全康复了,这说明人类是能战胜病魔的。”说完,又顺手拿起她手中的二胡,轻轻地拉起了刘天华的《病中吟》闵惠芬感到很惊讶:江市长,你怎么拉得这么好啊?江泽民笑笑说:“解放前,我搞学生运动时,经常排练一些活报剧,就拉二胡伴奏,一晃三十多年了,现在手指也硬了。”
  从家乡演出归来,闵惠芬又开始了她的新的攻关。她清楚地记得曾庆红同志在她患病期间看望她时讲的一句话:要让中国民族音乐走出国门,走向世界。其实,如何让民族音乐走出国门,这也是长期萦绕在她心头的一个问题,因为只有将二胡与交响乐有机结合起来,才能使这个民族文化艺术的瑰宝更好地为世界所接受。为此她在病中就开始设想构思搞协奏曲。她的想法得到了著名指挥家陈燮阳的支持。经过艰苦的努力,2000年春,由陈燮阳指挥、闵惠芬主奏、交响乐队协奏的音乐会在北京世纪剧院的舞台隆重上演了。演出获得了巨大成功,演出结束时整个剧院掌声雷动。面对鲜花和掌声,闵惠芬谦虚地说:“我希望能够有这样一套西洋乐队为中国传统乐器伴奏的曲目,这有利于中国民乐走出国门,虽然它们可能还不成熟。”
  如今,作为中国音协副主席,年届华甲的闵惠芬除了创作演出外,还将许多精力放在了新人的培养上。她说:“现在学二胡的人铺天盖地,仅上海市持有二胡等级证的人就有六千之多。我不赞成培养音乐苗子的说法,音乐人才可遇不可求,往往有心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我认为音乐应成为一种素质教育,成为每个人的基本能力,所以音乐普及工作才是最重要的。但现在的问题是民乐的师资力量跟不上来,这个状况很糟糕。我们必须加大力度培养中国民乐艺术门类的师资力量,除了大力培养现有师范学校的音乐人才外,还要对现有的水平不够的音乐教师进行重新培养和补课。”她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近年来,几乎每年,闵惠芬都要举行二十多场民乐普及音乐会。有人担心她的身体,劝他好好休息,不要太劳累了,毕竟是从死神边缘走过来的人,比不得从前。但闵惠芬却笑笑说:“也许是生命中的这些经历潜移默化进去了吧,我现在每次拉琴都热血沸腾,我觉得自已的视野从未像今天这样开阔。”“我总觉得自已是在经历艺术生命的第二个春天,我要尽力多做些事情。”

相关热词搜索:闵慧芬

上一篇:近访宋飞——感受一个青年二胡演奏家的情怀
下一篇:【原创】浅议二胡演奏的肢体语言

分享到: 收藏
频道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