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二胡论文 > 正文

从阿炳作品看中国音乐的艺术道路
2006-11-30 03:25:00   来源:   评论:0 点击:

作者:沉星扬  来源:吹鼓吹小站  一、我们为什么要研究阿炳  我们为什么要研究阿炳?这里要谈的包括了音乐艺术发展的角度,作曲以及演奏的角度,以及音乐品质的角度。我在1950年开始接触阿炳乐曲及文献,深感积极的音乐学的重要性。像记录研究并推广阿炳的音乐的音乐家队伍包括
作者:沉星扬  来源:吹鼓吹小站

  一、我们为什么要研究阿炳

  我们为什么要研究阿炳?这里要谈的包括了音乐艺术发展的角度,作曲以及演奏的角度,以及音乐品质的角度。我在1950年开始接触阿炳乐曲及文献,深感积极的音乐学的重要性。像记录研究并推广阿炳的音乐的音乐家队伍包括杨荫浏,曹安和、储师竹、黎松寿等对世人了解中国音乐是有极大贡献的。没有他们积极的工作,我们今天不可能向世界传播阿炳的作品,也就不可能在这里纪念阿炳诞生一百周年。积极而高水平的音乐学不但能提高社会对音乐品质的了解,并能促进广泛而整体的音乐进步。

  过去十年来我们常谈"流行音乐"与"严肃音乐"对社会的影响。其实"严肃音乐"与"流行音乐"在社会功能上可以是互补的,两者不一定是冲突的。我们必须认清它们不同的价值,以及不同的功能。古典音乐属于严肃音乐,是可以具有高度思想性以及高度艺术性的音乐,流行音乐的思想性不高,是娱乐性的音乐。许多严肃音乐有"进取性",能够鼓舞人心向上,阿炳的作品就有这样的效果。

  优秀的、思想性高的音乐不单给予人们音乐的趣味,它的感染力强,它的音响逻辑还给予大脑条理。我们听《二泉》、《听松》、《三门峡畅想曲》一类音乐时,能客观地增加视野,观察事物的角度也因此大大提高。好的音乐会帮助我们作排除万难的思想准备。我在解决自然科学以及社会科学的难题时,高信息度、高能量的美好音乐最能帮助我有条理地进入解决难题的有效思维过程。最近美国科学家做了一批实验,测量学生在听了莫札特作品前后的解题能力。结果发现,莫札特的音乐有效地提高了学生的解题能力。这可能因为古典音乐的逻辑性可以澄清人脑思维的条理、提高大脑的推理能力。反观西欧流行音乐,由于节奏与音乐思维的重复性都较多,因此思想较简单,没有莫札特的效果。中国的严肃音乐如《东海渔歌》、《三门峡畅想曲》、《夕阳萧鼓》、《月儿高》、《二泉映月》、《听松》等等也都极富音响思维条理、结构完美。它们能使听者思想集中,精神升华到一较高层次,对人与宇宙的关系能达到深一层的领悟。这种音乐心理的来源还要从基本音响与文化的关系说起。

  音响学属于物理学,音乐研究及欣赏需要的却是文化音响学(CulturalAcoustics)。物理学里八度与五度音程为和谐,而文化音响学里三度与二度音程也可以是和谐音程。这些艺术和谐的优选属于文化的范畴,各文化体系的音乐艺术观的异同也取决于文化音响学。

  文化音响学首先决定了一个文化体系对音乐中音程及频谱的优选,再其次决定了该文化体系所能承受的律学以及管弦乐文化。这些考虑是所有音乐理论及文化体系关系的重要基础,有关中国管弦乐的频谱优选问题我在(中国民族管弦乐队的音响空间理论》(见<人民音乐>1989年第2期第2一4页)一文中向大家介绍过。此处就阿炳作品谈谈有关作曲的文化音响学中许多观念性的问题。

  首先必须指出,中国古典音乐中曲调的概念与今天西洋音乐中的旋律大有分别。中国音乐里有许多由文化暗示的音,谱子上是不必写出来的。这跟琴曲不标时值速度一样,不以"谱"来限制"人",让"人"创造音乐。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艺术观念,要了解中国音乐的艺术生命就必须了解这其中的思想哲学。琴曲不标详细的乐音时值速度以及今天所谓的节奏,原因是超越时空的。这些诠释的工具都是时代的函数,不同的时代有它个别对诠释法的爱好,订死了乐曲创作就无法永生,不如每个时代根据时代及地区要求打诸再创造。乐曲的曲调也一样,每个时代及地区的增减加花喜好有别,若把每一个个重要的乐音也都在谱上订死了,音乐也就失去了它的艺术生命。

  现在西方古典音乐是按谱演奏的,每一个标明的音都必须奏出,因为观念里这些音属于旋律。他们因此在看了《老六板》工尺谱时都大吃一惊,"这谱上如此简单,为何演奏却这么复杂?"此时我们必须指出"中国的音响空间的观念包含暗示的音,它包含创造性的文化音响!"这其实源于广义的和声观,和谐或属同一艺术体系的乐音演不演奏都能听到。这是文化音响。中国音乐艺术,深刻在于它内在的思维,美也美在思想的音响艺术化表现。阿炳的作品之间有密切的文化音响学关系,自成一家一个体系,而同时他演奏各曲时所用的音色以及艺术思维表现手法各异,这是我们研究阿炳体系的原因。

  二、"阿炳体系"的研究对中国音乐思想、中国音乐作曲及中国音乐演奏的现实意义

  阿炳的乐曲之间有密切的文化音响学关系,阿炳的音响空间源自江南文化,但却超脱一般江南民间音乐。"征和声"在全国都是极为重要的,在江南音乐中更突出其重要性。"阿炳体系"在征和声音确基础上由征晋宫,扩大并艺术地利用使其音响色彩空间,成为阿炳体系的空间。他的艺术条理与创造力体现了中国文化体系中音乐艺术思想的精华。

  阿炳的作品,美在于它内在的思维。它的感情发展是渐进的,每一段落恰当地在全曲结构思维里扮演角色。国内外文献对《二泉》的结构,常有把其曲式说成Variation on a Theme(即主题变奏)的情况。其实它根本不是这么一个观念,这也表示了文献对中国音乐文化的不了解。阿炳的器乐曲的主题,要以西方的旋律的标准,都不明确,但它们的音响空间骨干及和声骨干都十分明确。这是中国古典器乐大曲的常见情况。

  《二泉》与古典乐曲《月儿高》、《夕阳箫鼓》等等一样在体裁上渐进阐述,这与西方样样量子化的口味是很不一样的。如《月儿高》中

  除了圈出来的3与6为曲调骨干,属于羽和声的基本骨干音组,是曲调支柱不能动之外,其他的音可有多种形式组合,每次演奏因人因地(环境)而异。因此以上一大串音列并不构成一个"旋律"(melody)。硬把每一个音在管弦乐总谱或钢琴谱上订死了便失去了它的意味,而且限制了它的艺术空间,是一种音乐思想上的退步。这种乐音的因人因地而异的灵活性与美国爵士音乐的哲学有近似之处,但思想及实践方法并不相同。

  欧洲古典音乐的曲式建立在它近代发展的文化历史背景基础上,它由单声部旋律发展成多声部,且由无和声发展到强调纵向和声,因此十分注意旋律的对比,曲式上注重有明确的第一主题(第一曲调).第二主题(第二曲调)等等,也注重对位的曲调。旋律之外也特别强调乐句乐音强弱对比以及速度的量子化对比。这种口味若用在中国乐曲上便常要先固定旋律主题,然后作旋律的分别量子化,速度也量子化,强弱也要求量子化。今天我们把七段阐述的《二泉》改成三段变奏,也受这种量子化美学的心理影响,其实并没有把乐曲的艺术提升,思维层次反而退步了。

  中国音乐对广义的和谐接受甚早,历代国内各民族地区音乐都在包含五个循环和声的中国音乐体系中统一。这五个循环和声可以归纳为征、商、羽、角与宫。其中任何一一个和声的任一骨干音在乐句中出现时,其他骨干音都得到文化音响学的暗示。这种和声感在俄罗斯歌曲的文化音响学中亦存在(杜亚雄先生研究过俄罗斯歌曲中的这种和谐观念,如大三和弦中任一成员可暗示其他成员而在实践中被取代),但是在今天的西洋古典音乐中,音乐家已失去这种能力。

  由于中国和声体系的循环规律,旋宫转调既艺术又科学,和声空间与音响空间的扩大与缩小亦可以与合乎此规律的艺术思路一致。《月儿高》因此在全曲中用上了完整的循环和声,成为传世大曲。

  这许多年来,由于历史形成的原因,我们对阿炳作品的深入研究也很不够,在国内国外常听到人说阿炳有两百多首乐曲未曾录音(《二泉》、《听松》、《大浪淘沙》等在1950年录音)。因此无法看到他的音乐的全貌,十分可惜等等。其实我们对有录音的六首作品都未曾认真研究学习,否则不会出现目前为了配合"曲调对比"的概念,而对《二泉》等曲普遍删节的现象(如缩成三段)。

  阿炳体系对征和声音响空间,有多样处理,但都朝着明亮的方向,目的明确:

  这里没有一点西洋古典音乐中对5音的不稳定感。我们今天演奏《二泉》常常过份地强调它凄楚的一面,把乐曲放得其慢无比来演奏。这是对阿炳的不了解,我们太把他想成身世可怜的民间艺人,忽略了阿炳体现的中国文化精神。

  中国音乐的音响空间观念中许多乐音是暗示的,但关系是明确的,这在阿炳体系的作曲以及演奏中,都可以看出。阿炳的作品中乐段感情发展是渐迸的,但拉到主句时,以明亮的全部分弓奏出征和声全部骨干,这时他有着完全肯定的情绪,奔放的感情。而拉到时音响空间的思维却向四面八方辐射,定义乐曲的基本空间,不作旋律想。

  这种文化音响学中明指或暗示的空间,在许多古典乐曲及阿炳体系中,因创作与演奏的有效艺术结合,表露无遗。有关中国音乐的音响空间里的暗示音响也可以反过来看,有许多奏出的不同音高,并不一定是新的音响。例如阿炳喜欢用的1一5把位(阿炳的三把),在阿炳作品体系中是十分重要的。阿炳的创作过程充分利用了在此把位的定把滑音,以及定把演奏所能传达的神韵,如《寒春风曲》中的 其实是同一回事。这样的作曲手法是阿炳体系的特点,也是中国音乐特有的。

  上述"征和声"在中国的重要性是可以与西洋古典音乐中的"大调和声"相媲美的。它在中国各地区的音乐中都在统计上显得远比"宫和声"来得重要。这个和声在江南乐曲里扮演艺术骨干的重要角色,但在"阿炳体系"中更为突出。就像《月儿高》经过分析(见Chinese Music,卷6,第3一7页及卷6,第23一31页可以发现全曲艺术动机的骨干有 三个音一样,《二泉》经分析动机骨干为 5。全曲围绕 的空间,极有效地谱出阿炳。"征和声"的骨干音组为 《二泉》的音乐空间结构在以上征和声空间的基础上由征晋宫,在阿炳二胡的第三把5与1二音均由食指演奏,在此把位征和声及宫和声均含共同的1一5一1骨干。

  在《二泉》的文化音响空间里,音乐的骨干为(圈内为主要音):

  

过去许多分析太注意 这这个乐句及它的稳定型  。其实它们是阿炳全曲的各段落 的"引句"或"合头",从作曲的角度因此不是顶重要的。最有份量的5的篇幅如下:

 

这个5的篇幅的作曲思路及结构,另文详谈。

  在音律处理方面,阿炳体系也有许多值得我们注意的观念问题。我们今天演奏阿炳的作品如《二泉》和《听松》常常把音律平均化,把各音程完全量子化。阿炳的成就在于他的音乐艺术,在于他的演奏,在于他处理中国文化体系所接受的艺术音程与其他音程的矛盾。阿炳对音程的艺术观贯穿他的所有作品,以及完整的"思想--创造--演奏"这一音乐艺术的创造过程。他以定把滑音演奏3-5这一小三度音程是绝对要求准的,这一原则应用于内弦6-1小三度音程也准确。但对此小三度里其他乐音却做完全连续性的处理,亦即5到3之间食指可以任取无限的许多音。这是艺术的和谐,不是物理的和谐(见图)。

 

  我们今天演奏若硬把这连续空间中的许多灵活音当作#4或↑4或4来硬性处理,则只能表示我们对中国的文化音响学完全不懂,对中国音乐的艺术中比较高的境界也就无法掌握。

  阿炳的创作及本人的演奏(即使同样的音符,不同人演奏可以产生完全不同的乐曲),其境界之高,超越一般音乐。同是对5的处理,阿炳洒脱的 及自然的 就大有别于江南丝竹的 似乎是类似的乐音,但后者的音乐思想内容简单许多。


  三、中国音乐能否向前发展--为迎接21世纪作评估

  基于以上讨论,我们发现阿炳体系为中国文化的高度体现。阿炳的艺术成就建诸中国音乐思想、作曲以及演奏三个方面的高度结合。我们今天学习许多洋的方法,却失去了对我们音乐文化的思想体系以及技术体系的认识。中国音乐今后的艺术道路还取决于我们对整体中国文化及其音乐艺术的了解。

  对阿炳体系的领会给予我们一个重要的起点以及一个评估的角度。今天我们大量地输出音乐人才与作品,到各地参加国际比赛,还是在洋框框里打转。这其中使用的所有美学标准都是近现代的,西洋来的,离开人类文明全貌甚远。这里头还有许多肤浅的、落后的文化思想以及甚至不科学的理论,我们应该输出的是中国文化的宏观艺术哲学--对时空的了解,对人与宇宙关系的表达方法及文化音响理论,让人类高度文明的产物国际化,让世界各国爱好文明,爱好音乐的人民共同享有这一应属于全世界的人类文明结晶。让中国音乐艺术的观念及实践在21世纪发扬光大。有了这样的艺术道路,我们的艺术家阿炳也就没有白活,也就能感到安慰了。

  沉星扬:生于1949年。美籍华裔着名音乐家,原籍浙江省吴兴县。现为北美洲中国音乐研究会主席,并任研究会民族管弦乐团及丝竹乐团艺术指导,并为出色的二胡演奏家及音乐物理学家。沉博士任多国文化艺术及科学顾问,曾是美国国务院富市来特学者,名列《世界名人录》、《世界音乐名人录》、《世界科技名人录》。最近获选英国"1992一1993年国际人物",以表彰他对艺术与科学的长期国际贡献。现任国际Chinese Music学术刊物总编辑、大英百科全书音乐权威。曾着有论文三百多篇。

相关热词搜索:阿炳

上一篇:生命的绝响——阿炳和他的音乐
下一篇:家庭音乐教育三法

分享到: 收藏
频道搜索